二鳩

自說自話

[盧劉]誘惑(中)

-原梗是 @十沉 的手書http://m.bilibili.com/video/av11358717.html
-上篇
-非常短!寫不完只好斷尾求生,剩下我們小盧生賀再見⋯⋯吧

當劉小別再次從悶熱午睡醒來,本在角落雜物山頂端的魔術方塊不知何時又滾落在地,宛如嘲笑他的多此一舉。

既然終究無法改變,為何還要徒增困擾?

從未解開的魔術方塊或許也代表著盧瀚文本身,劉小別未曾確認他所得到的好感身後包含何種感情。一昧用相同邏輯固執轉動,當然不可能得到正確答案。薛定諤的貓在開啟箱子前既活又死,在某種程度上,故意用錯誤角度解讀就能夠保有微末希望,不必真正面對不想知道的現實,逃避固然可恥卻有用。

多數人

經歷各種波折終於組出心目中的小邱非!!!

小邱真的可愛可愛超可愛超可愛,看看那個堅定果決的表情!還有那個露出來的額頭!還有更好的形容嗎?沒有!

戴上小皇冠就更有我們嘉世新王的架勢了

吃飯糰的樣子也一樣可愛,被萌得升天



好奸笑腦粉配方分享,人人家裡都可以有一隻世界可愛的小邱非:

頭髮-赤葦京治

臉-月島螢

👑-影山飛雄

風衣身體-太宰治

運動服身體-越前龍馬

🍙-赤葦京治

[盧劉]誘惑(上)

[盧劉]誘惑(上)

-原梗是 @十沉 的手書http://m.bilibili.com/video/av11358717.html

-原作很好吃!美味!寫歪都是我的錯,還不小心把雙向暗戀吃掉(閱讀理解零分


陰沈的天空烏雲滿佈,灰濛濛的像把夏日陽光給吞噬殆盡,就連空氣都滿是讓人不適的黏稠熱度,好像連人的肺部都能侵蝕似的。

難受得窒息,拉下窗簾的劉小別心想。

時值夏休,本應是放鬆心情或自我充電的好時機,劉小別卻如虛度光陰般繭居不出。把家中打掃得一塵不染再恣意恢復凌亂,餘下時間著魔般在榮耀中無止盡的投入所有心神,就好像不這麼做就會想起什麼。

三個禮拜前,劉小別開始...

盧x劉 list

昨晚突發奇想想吃自己燉的盧劉肉,翻來翻去只找到兩篇完整成文的,當下不敢置信怎麼可能如此清水,整理完果然真的只有兩篇,以後可以自稱小清新了 自覺很糟糕一定是太常在噗浪上病發又不善後寫完造成的錯覺

【盧劉】同學,你聽過盧劉嗎? 這個系列真的沒有3,一開始我也以為自己數學爆炸了,不死心去雲端搜一下結果還真的有完全被我遺忘的3草稿

總而言之,列目錄真是一趟懷念又被黑歷史瞎得想撞牆的奇幻旅程

發完就算混更了,計畫通


盧劉:

[盧劉]自食惡果

【盧劉】Hey, you

【盧劉】開始之前 再往後一點

【卢刘】开始之前

【卢刘】焦糖玛其朵 无糖...

[盧劉]自食惡果

-接自@盧小都@盧劉坑爬不出來了 《沒完的雪仗》
-西野加奈的wishing甜得讓人戀愛❤️

俗話說:笨蛋不會感冒,但這句話僅限於笨蛋,在雪地裡打滾扔雪球個沒完的白癡們可就沒能全身而退了。

盧瀚文與劉小別在經歷一場雪戰生死搏鬥大戰三百回合後,成功雙雙獲得感冒成就,並由隊友們頒發沒良心的大肆恥笑,品嚐空有殺意卻行動不能的獨特體驗。

好在兩人平日身體強健,醫生診斷後瀟灑開下千篇一律治百病良方:睡覺喝水多休息,連藥品也懶得開給倆傻,順手將以探病之名行嘲笑之實的閒雜人等趨之別院,關上房門讓兩人休息。

經過一番折騰,感冒症狀越發明顯的劉小別腦袋昏沉,要不是隔壁床的盧瀚文不死心的嚷嚷想出去玩他早就ㄧ沾枕頭...

一個不可理喻的曬兒子廢文

閱覽前須知:

越前龍馬粉慎入,請不要跟濾鏡開到破表養兒子的腦殘媽粉太計較

盧劉腦通常運轉中


原本說好要在小盧生日當天發,殊不知............沒啥理由我就是忘了:P

最近沉迷於黏土人,本著當媽的心態四處積極尋找可以當小盧養的孩子,最後終於拼出各式槓樣的小盧心裡大滿足荷包大失血

(防雷)

.

.

.

.

.


先來說說找兒子的心路歷程,要讓迷路的小盧回家煞費苦心!

一開始被找上的倒楣鬼是刀劍的桐人

黑髮正太超可愛!看看這頭黑髮!這笑臉!請自動忽略中二衣服


總共還附了四把劍


綠劍一定是跟小別前輩借來玩的追魂對吧


連比賽打輸的灰心快哭臉都有了...

小盧生日快樂!

感謝某位說出名言:「過完萬聖節就可以開始過聖誕節」的小朋友

好喜歡把飽和度拉到最高的小盧side,燈火亮得好萬聖!

或許我意外喜歡萬聖節呢

祝嘉世的新王邱非、我家的小邱非生日快樂!

能替你過第三次生日真是太幸福了///v///

【盧劉】Hey, you

-對不起好灰一,本來想接續《Hey, you》但是腦補的前因後果已經吃書到變成平行世界了(話說為什麼tag不到啊?
-不分手理想派精分寫復合的結果就是爆炸了
-復健失敗內心戲絕讚爆走中

雙脣相貼,起初只是最淺淡的親吻,既像試探又似確認的廝磨,感受對方那幾乎遺忘的溫度和氣息。

    也許是怕劉小別再次離開,盧瀚文難得不敢造次的略顯遲疑,盡是輕啄地一口一口吻去他唇邊酒香。...

©二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