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鳩

自說自話

【刘卢】《小王子》

-小王子paro

-BGM:clear-Little Traveler

 

 

 

天上的繁星都一样吗?

 

 

偷偷告诉你,在离地球很远很远,远到你一生都无法到达的地方有一个神秘的小行星群,在那儿住了一位小小的小王子。

 

也许你会说你早就知道了,就是圣‧修伯里口中的那位小王子对吧?

 

这时我只会默默地微笑,因为我所知道的小王子似乎和你认识的那位不太一样,他既没有小麦般金黄色的头发,也不是住在B612号小行星,但是他看起来更加活泼好动,同时心灵也更加稚嫩无知,像一颗四处滚动的透明玻璃珠子。

 

这位小王子没有姓名,因为在他的小行星上并没有任何对象可以跟他交谈,所以虽然没有名字他也不会觉得奇怪和感到不便。

 

反正只有一个人。

 

小王子喜欢朝阳,他觉得那慢慢点亮黑夜的柔软光芒充满希望和喜悦,所以他常常搬着一张小凳子在他小小的小行星上追逐一次又一次的朝阳。

 

不要跑,请再多待一会,明明那么美丽。

 

在一个特别的早晨小王子遇见了一朵花儿,一朵不请自来,趁他熟睡时悄悄降落在小行星上的玫瑰。

 

这朵玫瑰在经历漫长的旅行后也不歇息,让晚风拍落身上的宇宙尘埃后就匆匆从保护的外壳里抽出翠绿的嫩芽,又在荒芜的土地上努力的伸长脚丫子扎根稳住身躯,最后顶着含苞的花蕾在舒适的清晨中绽放。

 

艳红的花瓣一片一片的缓缓张开,像是随性在山野间举剑起舞的侠客,身段透着自命不凡的傲气,爽快抖落身上的晶莹露水昭示自己已然完美的盛开。

 

自信得犹如天地间唯我独尊。

 

目睹这过程的小王子发现自己怎么也说不出半个字,刚提起气想赞叹就支支吾吾的忘词。他想给这朵玫瑰好印象,但不争气的自己却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发愣,在不自觉间沦为玫瑰的俘虏。

 

“你这个没礼貌的小子,怎么可以一直盯着初次见面的对象!”

 

面对这朵花的训斥,小王子不禁羞愧的脸红,他无意冒犯,都怪这朵花抓住他所有心神。

 

“对不起,因为你实在太美了…………”

 

小王子有点懊恼,明明看过很多书籍读过很多文章,怎么此刻却只能吐出这么浅白又没有深度的词语?

 

“啰唆,我自己当然知道,还用你说。”

 

“但是不说出口我怎么知道你知道呢?”

 

玫瑰尴尬的咳了两声,小王子觉得他的花瓣似乎和方才相比变得更红了点,“这件事姑且先不谈,我是刘小别,你叫什么名字?”

 

“我没有名字……在这个只有我的小行星上我不需要名字……”

 

在玫瑰面前频频出错的小王子觉得好丢脸,怎么一点也不像自己?对于没有姓名这件事以前并无太多感想,但现在他却突然觉得好羞愧,为什么没有事先帮自己取个名字呢?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没有名字我不方便称呼你。”

 

刘小别正经的语气让小王子有些畏缩,缺乏交流的他其实不太会应对这种情形,“你可以叫我小王子?”

 

“不行,这不是名字,它并非独一无二,它不只可以代表你还可以代表很多人,在我旅行到这里的路上就看过另外一位小王子,但你们却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你需要一个只属于你,只代表你一个人的名字。”

 

“那你可以为我取名吗?”

 

突然的请求让刘小别愣了愣,他压根没想到小王子会请自己取名,顿时慌得连花办都躁动起来,惊觉失态后才不住咳嗽企图转移小王子的注意力。

 

“既然你都拜托我了,勉为其难帮你取名也不是不行……但是你必须尊称我为前辈,因为命名是一件很严肃很神圣通常是由上对下执行的事情。”

 

“好的,小别前辈!”

 

甜甜的笑脸和清爽的少年音把刘小别揪住,害得他不知所措的抖抖叶子,在内心不住咆哮:惨了惨了惨了,完了完了完了。

 

不明事理的小王子猜他的小别前辈一定没帮人起过名,因为明明没有风的吹拂,但是他的叶子却微微的颤抖着,虽然看着连自己都紧张起来,但总觉得有点莫名高兴。

 

会是怎样的名字呢?按捺期待的心,安静蹲在刘小别身边的小王子发现专心思索的小别前辈他也好喜欢。

 

不管是最初那在朝阳下抖落露水的身影,还是现在的样子都让小王子小小的心砰砰直跳,害得他不禁担心自己是不是病了。

 

也许不管是怎样的小别前辈自己都喜欢呢。

 

在三个日落后,小王子的小别前辈终于再度开口,先是清清嗓子才用非常庄重的口吻慢慢吐出他为小王子取的名字,“……你的名字就叫卢瀚文。”

 

“你好,我是玫瑰花刘小别。”

 

“小别前辈你好,我是小王子卢瀚文!”

 

这一天,小王子卢瀚文不只获得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名字,还有一朵让他不再孤单的玫瑰花刘小别前辈。

 

 

 

 


评论
热度(28)
©二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