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鳩

自說自話

【刘卢刘】流水帐(1)

-15+19
-各方面都很慢

时值盛夏,暑气蒸腾,正是天气开始越发酷热的时节。

柏油路被艳阳晒得蒸出不甚理想的刺鼻石油味,除了臭之外就是难受,这让习惯机场凉爽空气的刘小别不禁抽了抽鼻子。

这什麽鬼天气。

背着一个半大不小的背包和拎了一大一小俩纸袋,俨然标准游客的刘小别才刚下飞机马上就接受了G市酷热的洗礼。只是站在阳光下汗水便一颗颗从额头上溜了下来,挂在下巴荡啊荡的,一副稍加外力就要落下的样子。

没两下刘小别就被暑气熏得有些疲惫,翻着白眼不禁觉得自己閒得发慌,明明可以在B市整天吹冷气享受盛夏难得的清凉,偏爱给自己添麻烦,当卢瀚文随口问自己要不要一起回乡下渡假时竟一时鬼迷心窍答应了。

没出过城的道地都市俗错了吗?

再有耐心的人也敌不过闷热黏腻的空气,更何况是正直年少没有定力的刘小别。在机场大门没见着人的他不耐的滑起手机,看那个以地主自居的家伙是不是提早到却跑去哪儿乘凉歇息了。

一连网路果然马上就跳了张冰棍照片出来,看背景肯定是在机场商店买的,清凉无比的样子让刘小别忍不住轻笑,还挺机灵的。

“还吃,我那份呢?”

送出讯息後刘小别歪头用袖子擦汗,随便在墙边找了个空位歇息但没有坐下,因为不用多久卢瀚文就会过来,一蹲一站多费事。

在机场出入的旅客为数众多,凡是经过身边的男女刘小别都会仔细留意,深怕一不留神自己就这样跟卢瀚文错过,最後上演你找我我找你兜兜转转的可笑戏码。

人群中有个身影刘小别从老远就发现了,不是他眼睛好,而是那人帽子在微草人眼里扎眼得很,嚣张的天青色和模糊的轮廓不用多想就知道是他们以剑与诅咒为核心的老对手。

心中闪过一个该不会的念头,刘小别立刻甩开,再怎麽说身为地主队的正选应该多少还是有低调的自觉。待那人接近刘小别立刻被狠狠抽了一耳光,卢瀚文戴着自家显眼非常的周边帽子小跑过来,嘴里还咬了枝刚啃完用来向自己炫耀的冰棒棍。

“小别前辈你动作太慢了。”

明明比较晚来卢瀚文倒是很厚脸皮的抱怨,被热得完全不想和他争的刘小别也就耸耸肩,飞机误点又不是他的错。

“用这个给小别前辈接风,再不吃就要化了。”卢瀚文从包里掏出苏打味冰棍拆给刘小别,冰凉滋味正好驱散刚到炎热地区的不适,对於自己的小贴心他可得意了,笑嘻嘻的就等着被褒奖。

“谢了。” 人热到一定程度就是半句话也不想说,卢瀚文带来的及时雨效果真的不错,吃了几口刘小别就觉得身体和心灵上都舒服很多,他还真没想到看似大咧咧的卢瀚文居然这麽周到。

不过事情一码归一码,有些事还得念念他才行。

“你是恨不得所有人都知道你是蓝雨的卢瀚文吗?在地头上戴官方周边那麽显眼的东西是不怕粉丝缠过来,还是蓝雨把你保护太好不知道民间疾苦?”

看附近已经有疑似荣耀粉的路人在窃窃私语,刘小别赶紧换挪动身子挡住他们视线,顺便把那顶四处宣传“我是卢瀚文”的帽子摘下。

帽子一离开头顶卢瀚文那乱糟糟的头发马上原形毕露,黑色短发像鸟窝似的左翘右卷,睡醒没打理的後果就是让人觉得不揉一下简直对不起自己。

反射性的伸手,但到了半途刘小别却是僵住,他差点忘了青少年的头顶可碰不得,尤其个子越是矮小的人对这档事简直烦透了。

再说,虽然卢瀚文和联盟选手们年纪差距不小,但确实早过了摸头给糖吃的幼年时期。

“但是黄少都是这样出门的,他说要以身为蓝雨人为荣,别太在乎无聊的琐碎细节。”趁刘小别那只尴尬停在半空的手还没收回,卢瀚文看准时机立刻夺回蓝雨人的骄傲。不过这回他倒是没有戴回去,反而笑着拿来给刘小别搧搧风,毕竟小别前辈放下身段给自己当人墙呢。

“那是因为他有戴墨镜看不出脸才敢嚣张,你又没其他伪装像我或随便哪个粉丝都能认出你。”

虽然刘小别没有遇过自己的狂热粉丝,但在某个机缘巧合下他见过一些自家队长嗯……过於热情的死忠支持者们。当初为了不伤和气摆脱她们可废了不少功夫,害旁观的自己从此对非理智粉留下严重阴影,他可不想让队长的悲剧在卢瀚文身上重演。

“原来小别前辈是我的粉?有点开心,真是不好意思需要签名吗?”知道刘小别能认出自己肯定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卢瀚文还是装作讶异惊喜的样子闹他。

不过关於很开心这点没有骗人,他没想到见面次数屈指可数的刘小别居然能从老远人群中认出自己。上次和高英杰约的时候情况也和现在没差多少,但不只高英杰没发现自己,就连自己也没注意到高英杰,两人绕了好大一圈最後是用手机连系才总算找到对方的。

机缘就是机率和缘分各半,卢瀚文脑袋突然浮现这个词汇。他并不讨厌把这两个字用在自己和刘小别身上,甚至觉得非常有意思有趣极了。

“粉你妹,要帽子我这有。”在包里翻找一通後,刘小别扔了一顶绿色棒球帽给卢瀚文让他接住。

看清帽子款式後卢瀚文立刻表示不满,多亏黄少天技能点满的忠诚度教育,就算晒成小卢乾他也决计不同意刘小别的作法,“我不当叛徒!蓝雨人不戴微草周边!”

“借你戴是你的荣幸,天热成这样没遮蔽准晒成乾。”接下被强烈退回的帽子,刘小别对卢瀚文大力搧了两下,把他前额浏海都吹得飞了起来。

“为了不让我中阳光烈焰debuff以致行程耽误,只好请小别前辈委屈一下把你的墨镜贡献出来吧。”无视刘小别意见,卢瀚文已经摊开掌心伸到他眼前不要脸的让人把东西交出来。“别想藏,我知道前辈出门都会多戴一副备用。”

“还真敢说。”

一把拍掉卢瀚文那只没规矩的手,刘小别觉得这家伙胆子和刚认识时养肥不少,那会还懂客客气气向自己要联络方式呢。然而相较之下自己却意外更喜欢他现在的样子,少了生疏多了自在,就算有时脸皮厚了点但自己并不讨厌。

“小别前辈忍心拒绝後辈的小小心愿吗?”先不管前辈们答应的理由,以後辈自居的请求卢瀚文战无不胜屡试不爽。

“得,卖萌这套对我不管用。”刘小别一脸嫌弃把口袋常用的那副墨镜给卢瀚文戴上,被那对乾净的眼睛一直盯着他可受不了。

“谢谢小别前辈。”重新取回蓝雨骄傲的卢瀚文哼起歌,趁刘小别和的士司机沟通时匆匆以他侧脸为背景来了张自拍。

两副墨镜被太阳照得有些反光,照片最後糊成一团,但卢瀚文还是把这张不合格的相片选择保存,谁叫他现在可是和小别前辈戴同款呢?

“人接到了,东西带了,变装好了,那就正式开始愉快的返乡旅行吧。”

评论
热度(30)
©二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