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鳩

自說自話

【刘卢刘】流水帐(2)

-15+19

-前篇请走→(1)

-也许拿来预付九月的八月扣打

-感情需要时间和耐心慢慢浇灌 ♥

把彼此掰弯的无自觉好可怕,连已经开始陷入都不知道。边写边吐槽惨了惨了,真的要弯了,比预料中早很多怎麽办,然後继续号叫快点在一起!!!(太急了



在公交站等了好一会,卢瀚文和刘小别才终於搭上开往外县的长途。


车内座位和平常他们坐惯的战队游览车相比狭窄了点,不过这并不影响旅行为他们带来的雀跃。


临座的两人肩挨着肩,膀腻着膀,为了消磨足足五小时的车程剑客们二话不说三段斩俐落打开话匣子,一路由剑系绝招聊到队友糗事再说到半点营养也没有的食堂比拼。


谈话内容分享也好,争论也罢,欢快的情绪由小太阳般的卢瀚文身上不断散发,灑了一车子连隔壁大妈都跟着微笑的笑声,也顺便把刘小别舟车劳顿的疲劳通通都给赶跑了。


和朋友旅行如果只是上车睡觉下车尿尿未免太浪费了点,青春就是要靠压榨精力来换取装满整个箩筐的无用回忆。


事实证明,如果人在一件事上投入足够的感情和专注,那小小饥饿和肚子咕噜咕噜的哀号也不能擅加阻挠。直到周围乘客的便当味勾得某位吃货不断分泌口水,他们才发现原来已经到了午餐时间。


在没有大人管束下年轻人当然不会乖乖遵守餐桌礼仪,两人手脚麻利一边吞食在机场买的便当,一边继续不着边际的閒聊。期间不时本着宿敌队的骄傲互相嘲个两三句,打闹的愉快样在隔壁大妈眼中像极一对感情融洽的兄弟。


还在长个子的卢瀚文抢在刘小别之前率先消灭饭盒,舔了舔沾在唇上的油腻酱汁,虽然肚子确实不饿还有点饱,但他总觉得还少了点什麽。


比如用来收尾的甜滋滋糕点。


嘴馋的他望向正在扒饭的刘小别,又看了看他脚边那一大一小的俩纸袋。直觉告诉十五年资深吃货大的里面一定是给老人家的伴手礼,小的那个根据对前辈的了解或许可以分一杯羹,或者根本就是为自己买的。


吞着口水意图明显的死盯红色袋子,卢瀚文贪吃得眼里放光,“小别前辈那两袋是伴手礼吗?”


“嗯,昨天买的稻香村要给你爷爷奶奶。”将最後一口饭塞进嘴里,刘小别戒备的用脚挡住卢瀚文那明显炙热过头的视线, “手脚乾净点,这是专门买给老人家的不甜口味。”


“所以说,另外一袋会甜的是给我的。”没有因为遭到拒绝而灰心,卢瀚文反而更加笃定刘小别有偷藏给自己的那份,不依不饶继续贯彻“会吵的孩子有糖吃”理论。


刘小别是谁?他可是小别前辈啊。


“这麽有自信我会买你的份?”拍开卢瀚文迳自动手的爪子,刘小别一点前辈范也没有的稍微打了一个小饱嗝,眯着眼睛鄙视卢瀚文的厚脸皮和等级满等的吃货属性。


拍拍刚才被打的手背吐了吐舌头,卢瀚文悔意全无的嘿嘿两声,手肘搭在刘小别肩上为了美好的餐後甜点继续没脸皮的向他进行“卢”式谄媚。


 “当然,小别前辈跟外表不同,出乎意料的细心。”


原本空调就不够冷,座位也算不上宽敞,体温偏高的卢瀚文不知道受到谁的启发,学着电视剧男主角侧身尽量面向刘小别,轻柔抚上他脸颊,用前所未有的语调以深情之名行恐吓之实。


“前辈就别再藏了,快快把我的稻香村交出来……不然,会发生什麽事我可不知道呢。”


暖烘烘的掌心像团火球,一碰上刘小别那张微冷脸皮立刻使之融化,热力直穿更深处的冰层。


然而,温度的剧烈变化通常不会受到欢迎。太过突然的温暖偷袭害把小别吓到一不留神爆了粗话,警戒得马上驱离并强制拘禁那只揩油小猪手。


“谁教你这样玩的?”


任刘小别抓着自己,卢瀚文退回自己位置乖宝宝似的挺直腰杆正坐,彷若无事的闭上他那张从见面开始就没停过的聒噪嘴巴,取而代之的是灿烂到连眼睛都见不着的笑脸。


想逃避责骂时只要微笑就可以了。


卢瀚文阳光的笑容当然没有让刘小别像小言主角一样毫无防备沐浴在少女光环下,他只是感觉馀温仍在闷热车厢和面颊上扩散,烫得心烦。


手一伸,他扯着卢瀚文随着年纪越长越厚的脸皮有些不悦,“笑啥?以为只要装傻我就会放过你这个大逆不道的小浑蛋吗?居然敢戏弄前辈。”


卢瀚文张牙舞爪抵抗了老半天想挣脱,最後作怪踢到铁板的他不得不亲身证明玩弄刘小别的人都必须付出惨痛代价,脸颊全给捏肿了。


看情势再没机会翻盘,他只好流着几滴自作自受的生理性泪水哭着讨饶,求求他的小别前辈大人大量放自己一马,“嘎呜小滴弯弯不乾,前杯饶咪、挠咪……”


上一秒还得意得尾巴翘得老高,下一秒立刻示弱,刘小别真不知该夸奖卢瀚文知所进退还是见风转舵,不过脸纠结成团一直咪咪乱嚷的他倒是有趣得把人逗乐了。


不论刚才反省认真程度有多少,刘小别发现自己意外对卢瀚文没辙。明明一开始还莫名火大,现在自己却笑得比他装傻时还开心。太奇怪了。


“那你应该说什麽?”


刘小别以为松手後会立刻听到回答,谁知卢瀚文突然安静得像只不会说话的兔子。向他望过去才发现闹腾的後辈竟一脸呆滞,微启的双唇欲言又止。


“怎麽?脸被捏两下就颜面神经失调讲不出话了?”


被拉回神,脑袋里还一片空白的卢瀚文没想太多,最率真的感觉便不假修饰脱口而出,“才没有,只是没想到小别前辈笑起来居然这麽好看。”


“卢瀚文你是晕车晕傻了吗?”突如其来的真诚赞美害不习惯被夸奖的刘小别有点尴尬,有时他真的搞不懂卢瀚文这个後辈在想什麽,言行总是直率得过分,让人措手不及。


“大概。”到现在才发现的确是傻了。


“还有,在你印象中我到底多不上相?”


“我不是这个意思,就是…………”想要纠正刘小别的误解,卢瀚文却发现自己竟无法组织语言,支支吾吾的张口又闭上,他不明白有话直说的自己为什麽突然说不出区区“我喜欢小别前辈笑容”的赞赏。


好奇怪。


不只刘小别无法理解卢瀚文,其实他本人也不能了解自己所有的言行,深究原因的话大概只能全盘赖给冲动大於理性的年少。


理由虽然不太完美甚至有些牵强,但勉强可以算是目前能够接受的藉口。


卢瀚文不清楚究竟是什麽动机需要自我欺瞒,然而他也没有意愿挖掘,反正时候到了答案自然就会揭晓。


充满意外才是人生最有趣的地方。


“算了,”像要甩开无以名状的心情,卢瀚文摇了摇头,正好迎上刘小别困惑的目光,只能不太有把握的解释,“原因我也说不上来,总有一天我会让小别前辈会知道的。现在最重要的是这个……”


“小别前辈对不起,我知道错了,请原谅我好吗?”


卢瀚文在刘小别面前语气诚恳的低头,既然玩笑被认为太过火那他就必须道歉,这是做人必须遵守的最低礼仪。


“就这样吧。”既然後辈都承认自己的不是,身为前辈却还紧咬不放岂不太心胸狭窄?


虽然卢瀚文很爱玩一些无聊的讨打小把戏,不过果然和那个时候一样礼貌又没办法讨厌。


“拿稳。”


这一场点心争霸战刘小别算是小输卢瀚文,战败方的他只得乖乖割地赔款。


“谢谢小别前辈。” 


喜滋滋接过礼盒,卢瀚文向刘小别道谢後迫不及待的立刻打开,糕饼香气马上随着盒内外改变的气压飘了上来,扑到脸上的甜腻气息顿时让他挂在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我就知道小别前辈一定记得我喜欢吃甜。


没有注意到卢瀚文表情,刘小别指了几块一看就特别甜的糕点,“这块和这块你应该会喜欢。”


听到刘小别的建议,卢瀚文想也不想便把其中一块掰成两半,一个递给刘小别,另一个则塞到嘴巴里开始巴唧巴唧啃食,沾得嘴边都是面皮渣儿,“因为我两种口味都想吃,所以小别前辈我们一人一半。”


送上门的肥肉哪有不吃的道理。刘小别也没客气,手里还在收拾便当盒的他直接弯腰叼走另一半,结果惹来卢瀚文对他懒惰行为的强烈鄙视。


分食完甜点,大清早就起床的刘小别一下便被糖分弄得整个人从头到脚都晕乎乎的,疲劳和饱足感一次性上来让他瘫软得像坨烂泥。


挣扎了一会,他在或许睡午觉是个好选择上迅速盖上同意。企图靠在窗边找个舒适的姿势未果,不断扭动的滑稽倒是吸引了卢瀚文目光,趁他不注意偷偷拍摄下未来耻笑和谈判的好筹码。


收好犯罪证据前卢瀚文忍不住回放了几遍成果,刚消退的笑意又悄悄攀上他两颊,糕饼的乌梅馅儿把嘴角给酸得勾了起来。


“前辈想睡了?”压下音量,卢瀚文用手圈成话筒低调询问,他可不想吓跑小别前辈的瞌睡虫朋友。


“肚饱眼皮松。”看着卢瀚文肩膀,没枕头的刘小别回答。


高度似乎有点低,不过凑合着用应该勉强可行。


看刘小别後面一排无声的枕头枕头枕头刷屏,卢瀚文不禁失笑。原来年长自己的小别前辈在这方面居然如此孩子气,感觉好亲切而且莫名有点可爱。


平常就算黄少天无聊要徵收肩膀卢瀚文也绝对不会答应,两个臭男人窝在一块是嫌蓝雨还不够可怜不像和尚庙吗?但是对象换成今天的小别前辈他却罕见认为并无不可。


一定是阳光太慵懒的缘故。


“看在稻香村面子上我镀金的肩膀就免费借小别前辈一次吧。”


瞄了一眼自称贴金镶银的卢瀚文,刘小别撇嘴,“虽然槽点很多不过谢了。”


“前辈午安。”感觉到肩膀上的陌生重量,卢瀚文忽然意识到心脏一直在自己体内不停鼓动。


“午安。”


枕着略矮的肩头,刘小别摇摇晃晃的进入梦乡。他梦见了一段不算久远的回忆,第一次正式和卢瀚文说上话的那个全明星酒会。


当时自己正和袁柏清、唐昊、孙翔一干七期损友聊得正欢,原本积极参与的徐景熙在接到一通电话後稍微离开吵闹的小圈子。


李华看徐景熙走远,背着他开玩笑说七期终於有人要脱团了,众人閒得发慌便开始起哄猜测是在哪认识的妹子、人漂不漂亮云云。正当袁柏清说到动情处高喊烧了徐天使,恰巧迎面回来的徐景熙立刻先给他肚子一拳再来了解真相。


釐清案情後,打架当促进友好关系的庙药治疗不出大家所料又开始不文明沟通,直到已经看腻这齣戏码的邹远捧了一盘子肉制止,这才让徐景熙想起刚才被拜托的事。


“小别,我们家小卢有话要跟你说。”企图挣脱袁柏清实质意义上的绊手绊脚,仍然和他拉扯不休的徐景熙转头告诉刘小别。


“我?”突然被点名让刘小别有些错愕,刚刚漂亮击败的後辈居然特地来找自己说话,除了惊讶和困惑外他不知道该表达什麽,反倒是身为路人的同期们各个都非常有想法。


“一定是小朋友输给你不高兴,来找你放话。”孙翔一把勾住唐昊脖子率先发言,企图对唐昊刚刚从邹远那要来的肉盘进行抽税。


“刘小别前辈记得下手轻一点,把人虐哭的话小心下次组队景熙不奶你。”给不知第几回宿敌治疗PK战录影的林枫很不敬业的插嘴。


“又有一对庙药互掐组要出现了?刘小别前辈不要丢了七期的脸被小朋友打压下去啊。”站在战斗区域边上给徐景熙呐喊助威的李华表示期待,他觉得今天应该可以把上次输给杨昊轩的份赢回来。


“是药庙!”袁柏清苟延残喘下不忘声嘶力竭的挽回自家名声。


“就是庙药没错,李华下次用你今天赢的钱请你吃饭。”给予对手最後一击,今天的胜利者徐景熙缓缓站起,高举左手摆出胜利姿势。


“难怪从刚才开始卢瀚文就一直往我们这边看。”邹远拍拍李华肩膀暗示他“见者有份”,到时候请客不要忘了约自己。担当记录的林枫也不落人後跟进,说他全部录下来了居功甚伟。


平常想法很多的唐昊这次倒是难得暂停一回,因为他忙着蚕食邹远端回来的饭菜,鼓着腮帮子同时还要防御孙翔偷袭,如此高难度的挑战让他实在腾不出口胡闹。


“谁跟你们这群家伙一样,有什麽话景熙你让他自己过来说。”刘小别很清楚同期里没几个正经人,再放任他们自由发挥不知道又会搞出什麽乱子。


刚刚和卢瀚文对上眼,看他等不到徐景熙暗号一直焦躁转圈的样子怪可怜的。


闻言,徐景熙才又想起後辈的请求,招手示意卢瀚文前方没有埋伏可以安心过来。


卢瀚文少年心性多少有些莽撞,再加上等候多时,小跑过来途中差点被自己绊倒摔跤。


好容易消停下来的七期见状,神色各异的看向徐景熙。


“景熙你们家老么果然是小孩,真的没有青少年保护团体投诉你们雇用童工吗?”唐昊空盘在手,终於归队的他一语道破所有人疑问。


“我们是合法雇用。”徐景熙打死也不会说当初自己也是这麽问喻文州的。


总之,历经有惊无险让人捏把冷汗的不必要过程,企图不明的小新人卢瀚文终於平安抵达他点名的刘小别前辈面前。


新秀挑战赛时刘小别和卢瀚文站得很远,那时他只觉得这个小新人挺有意思,没想到夏休期那场因外力介入的对决他居然一直记在心上。


不过目标成为剑圣的自己身并没有把他视为威胁,在他身後的前辈黄少天才是自己打倒的对象,也因此才有了剑指黄少天的那一齣。


然而,被忽视的小新人如今却锲而不舍站到自己跟前彰显存在感。


“刘小别前辈你好,请问方便加你qq好友吗?”


原以为卢瀚文又会像刚才一样来个惊天动地的约战,搭讪般求加好友的请求又再度跌破众人眼镜,连同为当事人的刘小别也一时尴尬得不知如何是好。


蓝雨真是块宝地,养出一堆怪选手,连新晋新人都槽点满分。


“咳,就是这样,小别你倒是回人家话愣在那里干嘛。”事先得知卢瀚文想法,早有抗性的徐景熙试图化解尴尬。


刘小别一边报出qq号,一边盯着眼前这名比自己矮很多的蓝雨小炸弹,他真的不懂卢瀚文,“是没问题……不过一般人会像你这样当面问吗?”


好矮,而且怎麽这麽小。


“因为打败刘小别前辈是我的目标,根据队长的说法应该先礼後兵,往後请刘小别前辈多多指教。”


不带一丝含糊,卢瀚文真诚有礼的向刘小别鞠躬。再抬首,他那纯粹又坚定的眼神直闯刘小别心里,瞬间点燃他的斗志。


他认得这个眼神,简直和自己看黄少天的眼神如出一辙。


确信总有一天必能夺取剑圣名号。


所以我是你的第一块垫脚石?踏不踏得上来,先掂过斤两再说吧。


生性不服输的刘小别在被人当面下战书後表面上意外平静,既然有人愿意认真挑战自己,那不管对方是谁他都不会逃避,他会以同样认真的平等态度面对对方。


就算是未成年的卢瀚文也一样。


“我知道了,不过别想我会放水。”刘小别伸手向卢瀚文接下挑釁。


“当然!”回握认同自己这个挑战者的前辈,卢瀚文澄亮的双眼又多了一道色彩。


刘小别前辈,我一定会打败你,然後成为第二任剑圣。


有种就来试试看。


=====


黄昏向晚,橘红夕阳将大地染上一层温暖,满载归心的铁车仍然奔驰在回家的路上。


刘小别一睁眼并没有马上离开卢瀚文肩膀,因为他果然和预料中一样被高度差整到落枕落得脖子酸疼。


卢瀚文你不是很努力在喝牛奶?那倒是快点长高啊。


恢复行动能力前,刘小别只好百无聊赖的侧着头,倾斜的世界和与卢瀚文相似的视野让他觉得有些新奇。


又漏了三拍。


明明应该双手并用的节奏游戏卢瀚文却只用单边耳机和左手进行,职业选手的手部灵活度虽然比普通人还高许多,但很显然一并不能取代二。


不过看卢瀚文的表情他似乎也不太在乎分数,吊着眼皮玩游戏只是提神的手段罢了。


左手、左耳,通通都是远离自己的一边。


刘小别忽然想起方才的梦境,心底深处动了一下。




你还会长的。


评论(4)
热度(15)
©二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