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鳩

自說自話

【卢刘】焦糖玛其朵 无糖

-卢刘AO,黄喻

-我选择放弃抵抗!!

    

    

    1、

    

    蓝雨食堂,联盟里公认的一级美味食堂,从早餐到宵夜都能满足挑剔的G省吃货们。不只是传统的中式家乡美食,就连西式日式料理也难不倒大蓝雨食堂的众位食神级厨娘大妈。

    早餐想吃烧饼油条配豆浆?行。

    揉入酥油的面团上撒满一颗颗饱满鼓胀的白芝麻,送入烤箱再拿出来就是一张张烫得舌头喊疼却还是忍不住一口接一口,焦香十足的美味烧饼。接下来把飘着白烟的大烧饼从中切半,开口正好塞下一条刚从油锅捞上来的酥脆油条,配上大黄豆煮成的微黄白豆浆蘸着吃更是美味,不怕你吃就怕你把自己舌头也吃了。    

    想吃西式早餐?也行。    

    由新鲜生菜、香煎培根、浓郁花生酱盖起的总汇三明治小塔,分量和诱人程度都是百分百满点。至於饮料想搭配微苦提神的雨林咖啡,还是香醇甜腻的热可可?    

    根据小道消息,蓝雨战队的队长大人虽然平日因为队内事务常忙到快过饭点才出现,但是似乎对某鸡肉料理情有独锺的他唯有在某日会风雨无阻的展现G市精神,准时在晚间食堂开门前出现,等待他期待已久的第一份特餐。 

    而看似好胃口的副队长其实是队上重点关照的第一挑食份子,在餐厅里时不时可以观赏到着名剑圣一如场上眼神凌厉冰冷的与餐盘战斗,以精准到无可挑剔的箸法迅速将他拒绝下咽的食材驱逐,然後再惨遭当日监视人的残忍对待将分类好的食物再度恢复原状,随後引发每餐必有的挑食诡辩。    

    至於战队里身高让人颇为堪虑的某未成年则和他师傅正好相反,一旦坐上餐桌如入无人之境般高举堪比重剑破坏力的大汤匙,以成长期特有的惊人无底洞胃袋挟横扫千军之势大肆侵略,一人扫荡两三碗大白米饭只是轻而易举。然而也许是年龄影响,正处於发育中的少年惟独无法容忍有违他进食原则的苦味料理,上至苦瓜下至不加糖带有微微大人苦味的黑咖啡都会遭到他的严厉抗拒,以致此类未曾有幸成为他一日的热量来源。    

    2、

    

    周休过後的上班日总是特别累人,而经历连假狂欢的星期一在此时让人无力的程度用通俗的Blue Monday已经无法确切诠释,想要立刻变成不会呼吸不会耗能,只是单纯存在於天地间吸取万物精华的矿物,比废物还废物的Mineral Monday才是此刻工薪阶级们上工时那百般抗拒,舍不得离开亲爱被褥的心不甘情不愿。

    扯远了。总之,作为一队之长的喻文州就算刚过了全明星周末,今天早上也以表率之姿一如往常的精神奕奕。一边迈向队员们坐惯的老位子,一边捧着皮蛋瘦肉粥思考如何击败下一场难缠的老对头。    

    然而他尚未入座,从食堂窗口就感受到远处一股意料之内的无尽哀怨。众人浓浓的慵懒或者说玩过头的虚脱气息把整个长桌都包裹起来,前些日子一早就吵闹个没完的旺盛精力全没了踪影。    

    除了跟在後头和厨娘抱怨味噌汤里为什麽要加青葱不加油葱酥的黄少天,先到的主力选手们各个一脸“我不要训练”、“昨天没喝够”、“熬夜过头没睡饱可以请假吗”,以及一位因神游物外而眼神呆滞,以致喻文州无法读取讯息的先生。    

    看大家状态都不理想,再训练下去也没什麽效果,喻文州不禁开始思考再给队员放一天休养假恢复体力的可行性。    

    “队长早安。”在颓靡到人人都想变矿物耍废的餐桌前,卢瀚文精神的招呼显得分外突兀。    

    “早安。”    

    蓝雨的现在对未来很满意,年轻爱玩没有关系,但是自动有所节制却是难能可贵。正想开口称赞,他发现看似正常的卢瀚文其实还是有点不一样。    

    极度讨厌苦味的後辈居然正在喝大家威胁利诱都不肯碰一口的咖啡,而且看起来还是不加糖不加牛奶的纯正黑咖啡,实在有点蹊跷。    

    “瀚文怎麽突然开始喝咖啡了?”    

    面对喻文州唐突的提问,卢瀚文一时也答不上来,不如说在喻文州开口的那一瞬间他才想起自己讨厌吃苦,挑剔到沾上一点苦味就会把始作俑者赶出碗盘,然後招来黄少天五十步笑百步的训话。    

    他很肯定自己不吃苦的坏毛病没有改善,但是现在惊醒後却还是不想放弃这杯苦死人的黑咖啡。    

    不想放手。    

    下意识握紧马克杯,被问的卢瀚文本人也很困惑,一直都很清澈的眼眸难得染上飘忽不解的色彩。皱着眉头努力想了会还是得不出结论,只好将含糊不算答案的感觉据实以告,“为什麽?就……突然很喜欢,想吃掉。”    

    听见卢瀚文微妙的用词,喻文州愣了一下,再看看一脸茫然的後辈,在心中不禁有趣的笑了。还以为在全明星受到什麽打击,原来是这麽回事。    

    “想吃掉什麽?吃咖啡?”,喻文州笑着拉开椅背想和卢瀚文好好聊聊,正要坐下时却嗅到一股不合时宜的甜蜜焦糖味。不是棉花糖那种软乎乎的甜腻,而是甜中带了点固执的焦香。    

    伤脑筋。    

    回头看黄少天终於和厨娘抱怨完毕,尽管不太自然,喻文州仍然立刻移动到他身後,惹得他满头问号。    

    “队长有什麽事吗?”    

    “稍微有点尴尬,少天你站中间会比较好。”额头轻轻靠在来人後颈,酸甜柠檬草香立刻飘向喻文州,把他意外沾上身的焦糖味在发生不妙效果前全给驱离。    

    让人倍感安心的香气使人沉沦,明知道大家都在看,喻文州终究还是忍不住贪恋的又蹭了下,这是只属於他的气息和温暖。    

    看恋人可爱得反常却不肯明说缘由,机会主义者马上钻着空子亲暱的吻了口他的脸颊,心情极好的吃下今天第一顿美食。    

    用柠檬草提味的酒心巧克力。    

    吃饱喝足後,黄少天满意的舔了下嘴,给予消沉单身队员们闪光二连发,把众人击倒不想再起。    

    “所以到底发生什麽事?”    

    毫无自觉的卢瀚文当然不知道喻文州避开自己的理由,他只能回以和黄少天同样困惑的眼神。    

    看後辈答不上来,黄少天只好亲自走进现场了解,才踏出一步,飘向他的甘甜气息立刻解释一切。原来是有人不懂收敛,一大早就让信息素乱窜惹祸。    

    “臭小子没事不要乱飘糖味,大白天想干什麽。文州是我的,你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不准肖想。”    

    自从卢瀚文开始脱离稚气後,黄少天能拿他取乐的机会就越来越少,好不容易给他逮到一个机会当然不会放过。假借吃醋和管教之名,行玩笑之实,捏起徒弟脸颊就是一顿拉扯,把他整得故意哀号乱嚷博取同情。    

    当然,对黄少天来说是反效果。    

    “乌木有这锅意思……呜呜滑少快放手……”卢瀚文觉得自己何其无辜,他性别觉醒还不到半年怎麽可能和成年人一样能把信息素的收放管好,他第一次易感期都还没来呢。    

    “反、反对职场霸凌…………队长救命!”    

    “少天放手,小卢不是故意的。”喻文州出声制止,“咳、然後你的信息素也收一收……”    

    撤回前言,黄少天在打闹之馀还是有吃醋。    

    “好痛,黄少我的脸颊都快被你扯掉了。”揉揉被捏红发疼的面颊,卢瀚文抱怨。    

    “我才没有想对队长做什麽,和队长甜甜的柑橘味比起来我更喜欢……什麽呢…………”说到一半顿时语塞,卢瀚文发现今天自己确实不对劲,说不上哪里有问题,但是不一样就是不一样。无视黄少天在耳边五十步笑百步的大道理,他不解的低头望着马克杯。

    

    为什麽咖啡会突然这麽诱人呢?


评论(10)
热度(64)
©二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