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鳩

自說自話

【刘卢】当世界末日来临

-一个找藉口谈恋爱的小故事
-被G.XXX太太配图的文字萌到,谢谢太太授权我把那句话私心塞到文里!原梗请往这走→

    那天,以阳光自居的G市下了半世纪都不曾发生的一场小雪,虽然不大,但温暖的城市确确实实被点缀上一堆一堆的白色小雪花。

    大多数没见过雪的土生南方人纷纷起哄似的抓起外套就往外跑,深怕晚了一步雪花便化了,吵吵嚷嚷的也不知道是人看雪还是雪看人。至於那些稍微见过世面的人们也没多冷静,除了少数老人家以外谁还见过南国的白色大地?

    年纪稍长的中年人沉稳些,举起手机记录下这难得的美景;岁数再少的小辈们可就没那个矜持,谁还管有没有看过雪,所有人都是第一次在G市在他们的家乡看到从高空灑落的美丽结晶,不亲身体会一下这份美好岂不是太浪费了?

    於是纵然在别人地盘赏过雪,甚至还吃过苦头的蓝雨众人也不免俗的在自家门口堆了一个小雪人,小孩似的兴奋跟粉丝们分享这个属於蓝雨的第一次。

    眼尖的粉丝很快就发现在唯一一张战队全员合照後,热爱发文揭发队友生活的某宋姓队员照片里默默少了两个人。

    一位是大家熟知的怕冷弹药郑先生,一位却是年年寒流都发B市雪景的小剑客。

    注意到这点的支持者们马上关切起他们看着成长起来,深受他们爱护和期待的蓝雨未来。担心活动抢不赢第一也肯定不会第三的活泼小树是不是被强烈温差整到着凉,要是真被冻到可就没办法挥舞重剑替蓝雨斩开未来了。

    结果出乎大家意料,微博上被讯息轰炸的本人动静全无,反倒是收工回宿舍的诸位前辈们捧着食堂的热乎姜茶代为回覆。

    像是说好般,内容都是安抚大家别担心,因为脱队的卢瀚文现在肯定精神到不行,至於他正在玩什麽花样大家一点兴趣也没有,不如说根本不想知道。

    如此钓人胃口的说词让娱乐记者和好事者们忍不住借题发挥,一时卢瀚文去向的话题顿时成为各大荣耀讨论区的焦点之一,沸沸扬扬好不热闹。然而,这件事就跟许多八卦一样没有新爆点出来没隔几天便乏人问津。

    虽说民众是健忘的,但卢瀚文本人对这天的事可是毕生难忘。

    其实这天G市降雪量真的不多,大家光是一起堆雪人就花费不少时间在蒐集雪花上,所以当他贪心想捏一对雪人时就得更努力把每一吋地给清扫乾净。

    过程辛苦归辛苦,青年却一点也不疲惫,因为光是在心里反覆咀嚼一句早上看到的话语他便甜得不知寒凉。

    不会下雪的地方下了雪,好像也没有什么不能实现了。

    几年前,卢瀚文曾和刘小别在看完某末日片後聊起何谓末日预兆。一开始两人还一脸正经胡说八道,什麽天要下红雨、G市会下雪云云,後来玩疯了开始互戳对方或者自己队友痛处。不管是王杰希的大小眼,或是黄少天最爱秋葵,还是喻文州讨厌白斩鸡都不放过,甚至在气氛使然下刘小别无心说出“刘小别爱上卢瀚文”这种当时明显认为不可能发生的笑话。

    当事人之一的卢瀚文只回了他“白痴,怎麽可能”,这一页便这麽被揭过去,对还没意识到感情的两人而言确实像不可能的事情。

    历经一番奋斗後堆好的小雪人只有巴掌大,外型小归小,想要表达的概念倒是很传神。围着蓝雨手帕的雪人插着一根串上落叶的树枝,刻意撕成特定角度的叶尖顿时让随处可见的枝条成为一柄重剑;而它交付背後的另一个雪人也被围上前些天才由北方捎来的微草色方巾,精心挑选过的细长嫩枝威风凛凛,剑柄处还带上一片寒冬中仍不屈展开的新叶,像极了那个人。

    卢瀚文认为如此宽广的世界没有不可能。

    天会下红雨吗?会的,如果强风将红土吹上天际又让雨水挟带而下。

    G市会下雪吗?会的,历史上曾经记载过数次,只是机率微小罢了。

    既然许多看似荒唐的事情都实际存在过,那当年最有趣的玩笑真的只是玩笑吗?

    三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却刚好让两个荣耀白痴一路你追我跑,打出一份友情,闹出几场真人PK,以及处出一段有挣扎有甜蜜的感情。

    再次回到一开始的问题,刘小别是否会爱上卢瀚文?

    两位主角因为某人任性又无赖的歪理不予置评,至於他们周围亲友更是拒绝多谈,扩大受害人数实在有失道德。

    啪嚓。

    “很好,这次还算不错。”卢瀚文满意的点头。

    自出道在B市看的第一场雪开始,卢瀚文拍雪的技术从来没有好过,相簿里唯一一张成功的案例还是某年刘小别手把手示範教学的作品。所以这回飞刀剑和流云雪人也无法幸免於难,聚焦失败全糊成一团。

    旁人眼中只能看出两团白色点缀着蓝绿,以及疑似灵异照片的两束不明物体,不过卢瀚文一点也不在意。谁说要给不懂欣赏的外人看了?

    确定照片传送成功後青年将雪人悄悄藏在树丛下,呵着几缕白烟小跑步躲回室内,正式收工的他准备捧着暖呼呼的姜茶守株待兔。

    不过他不是坐在树干後的农夫,而是自投罗网的笨兔子。

    和黑糖一起熬煮的姜茶升起微辣雾气,轻轻飘上卢瀚文那张被冷风吹得有些冰凉的脸庞,由里到外温暖他,把他哄到舒服得差点缩在椅子上打盹。

    在意识开始脱离,蓝雨青年手提重剑准备踏入荣耀梦境时,手机突然响起清亮女声,半梦半醒的他痴痴任铃声唱了十秒之久。

    刘小别喜欢的乐团听起来还不坏,他想。

    “你拍的雪还是一样丑,我家飞刀本尊帅多了。”没有客套的嘘寒问暖,刚接通刘小别就这麽劈来一句嫌弃。或许太过直接,但卢瀚文认为这才是刘小别,毫不做作,剑如其人。

    “别只顾你儿子,我家流云难道不帅吗?”就着杯缘卢瀚文懒懒的又啜了口,他手里温暖的草绿马克杯在充满蓝雨风格的房间里分外突兀。

    “帅,但是还差飞刀一个三段斩。”

    隔着电波,卢瀚文依然可以感觉到刘小别在笑。他的食指大概正微微弓起轻靠在上唇,明明是忍笑的动作却完全没有作用,那弯迷死人的可恶微笑再怎麽遮掩都无法减低它的存在感,反倒更增添一笔说不出勾人的魅力。

    卢瀚文突然想见电话那头的人,特别的想。

    “还记得那天说的话吗?”

    带着些许电子化的声音在句尾时抖了一下,卢瀚文知道刘小别没有收起笑容,但他的提问绝不随便。所以这次换卢瀚文笑了。

    明明幸福得快开出朵花儿来,他却是硬板起脸来装作困扰。两道略带英气的眉被笑成弯弯的弧,就连萤幕上的光线倒映在他眼里都显得美好起来。

    “当然,你想怎麽办?”

    自以为知道刘小别所有的卢瀚文,却不知道现在刘小别跟他一样傻,傻得因为他一个笑声就没来由想见他,特别的想。

    “不如这样好了…………”

    通话里人车往来的声音、步伐踩在人行道上咚咚响的声音,以及刘小别奔跑的喘息声顿时停止,只剩下两颗心扑通扑通的跳着。

    “卢瀚文,我喜欢你,我们交往吧。”    

    “没问题。”

    刘小别问得直接,所以卢瀚文也回得乾脆。

    告白交往对他们来说都只是小事,不过是早已写在彼此人生规划上的行程之一罢了。

    “刘小别,我也喜欢你。”

    看到电脑对话框跳出一张照片,卢瀚文被逗得合不拢嘴,酒窝在他双颊上钻啊钻的越来越深。他把还没喝完的姜茶倒进保温杯里,随手抓了衣服就往身上套,没穿袜子就踩着布鞋向外跑,匆忙得连一只脚跟没穿好都不知道。

    不过是只鞋谁会在意呢?反正卢瀚文确定那个人肯定不会。

    无视形同虚设的“禁止在室内奔跑”这一队规,卢瀚文用他所知最快的捷径向外跑,他只想赶快见到那位总是能给他带来惊喜,以及再冷雪天也能立刻让他温暖起来的人。

    “特别喜欢,比你喜欢我还要喜欢喜欢喜欢一百倍!”

    “我知道。”刘小别摸着自己脸颊,後悔出门时没穿暖一点,自作孽的害脖子跟脸都被冻红了。还有,卢瀚文後半那句话他可不同意,“请问卢先生还有什麽秘密或想告解的事吗?”

    “没有,现在想大喊一句话。”

    看清那个站在藏有雪人草丛前的身影,卢瀚文挂断电话三步并两步加速冲刺。

    “请说。”刘小别红着耳根子张开双臂。

    “末日万岁!”

    於是蓝雨的未来就这麽不客气的直接跳入对手怀中投怀送抱,并且强制推销一个热得发烫,还带着浓烈姜茶味的深吻,以此严惩他蓄意隐瞒行踪的不是。

    别人的初吻不是微酸的柠檬味就是甜滋滋的糖果味儿,卢瀚文偏要与众不同。又辣又甜的姜糖呛得两人险些失去味觉,要不是吻得够久他们对初吻的印象大概就只剩下日後让人哭笑不得的黑历史。

    结束这个既辣又甜得不可思议的吻,卢瀚文不知反省的对着刘小别呼出一口带着老姜味的白烟。环抱他的手也跟着收得死紧,企图用拥抱禁锢大冷天不怕着凉也要往外的人,让他知道自己制造的惊喜有多成功又多让人受不了。

    同样不知检讨的刘小别只觉得怀里闹彆扭的卢瀚文可爱极了,讨好的在他颊上轻吻,顺着他的红晕在他耳畔耳语,惹得他装气愤的嘴脸顿时破功,灿烂的笑脸登时又把天上的雪白结晶给化成水珠。


    末日快乐。

    End.

========
    关於世界末日这个梗的原委因为剧情安排就砍掉了,大约是两人看完末日电影後又过了一段时间两情相悦(但是为了享受暧昧故意不在一起),其中一个人无聊问“如果G市真的下雪了要怎麽办?”另外一个也很随便的回答,“那我们只好顺便在一起罗。”
    总之想体会双方队友们的瞎眼痛苦请会意後二刷即可(x
    
    

评论(2)
热度(33)
©二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