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鳩

自說自話

【卢刘】同学,你听过卢刘吗?(4)

-本次梗源感谢 @十沉 太太的萌图→

-爱困而且只是段子就强制结尾吧!


十月的天气已经开始转凉,被酷暑洗礼整整一个夏天的人们也换上了长袖衣衫,走在街上还能看见那些怕风吹的人戴上帽子遮风。

在平淡无波的日子里,四季依然勤勤恳恳的轮转,当人蓦然回首早已不知过了多少春秋寒暑。年年岁岁,就连当初身材矮小的小少年也成长为低头才能对上前辈那双好看眸子的青年。

时光总是跑得太快,尤其是与久未会面的恋人约会时。

两个看似普通的青年在街上走着,如果你留心观察,就会发现他们靠近彼此的手背不论步伐有多大,另外一只手摆动的幅度又如何,总是维持一定既不近也不远却能触碰对方肌肤的距离。

如果你再仔细看,会知道个子稍高的青年总是主动靠过去轻碰对方,或者更亲暱撒娇似的轻轻磨蹭。至於稍矮的那位也不排斥如此暧昧的举动,甚至会像诉说“我知道”般,趁着人潮拥挤时宠溺的悄悄滑入他指间。

每当这个时候稍高的那位便会弯起嘴角,既得意又满足的盯着身旁的人,直勾勾的眼神无赖得让人瞬间缴械。

"看什麽看,再看要收费。"轻拍卢瀚文的脸颊让他别过脸去,刘小别笑道,再这麽被那双眼看下去他可受不了。

"那就付费吧。"说完,卢瀚文笑嘻嘻的牵起刘小别,扣入他带着薄茧的指间。

於是一个轻吻落在那张正要回嘴的唇上。

果然是柠檬味,从刘小别嘴角尝到最喜欢的爽口糖的卢瀚文心想。

自认结清帐款又预付开销的他心情极好的凑近的恋人,他想看他的小别有何反应。不看还好,一看便撞上那张因遭遇偷袭而发出怒气的黑脸。

“过来。”

刘小别不带情感的命令冷得吓人,让卢瀚文顿时产生被飞刀快剑物理和心理穿心的错觉。

惨了。

这是卢瀚文被铁青着脸的刘小别拉进暗巷的唯一忏悔。

他像小学时被老师罚站准备挨棍子一样僵直了身子,等待接受制裁的他紧闭双眼咬紧牙关,就连那双颇具英气的眉头也紧张得皱成一团。

不过他并没有等到预期中的拳头或责骂,反而是带着柠檬香的温热气息瞬间迫近,毫不客气甚至粗鲁的直接吻上。

怎料奇袭者亲得太心急,揪人领子的力道没控制好,硬凑上去的唇角准头一失竟磕上被害者牙齿不说,竟还碰出一个自作自受的见血口子。

然而当卢瀚文惊讶睁眼时,他眼前却是对自己安分受罚发笑, 毫不在意擦去嫣红的刘小别。平光眼镜在笑声中反射的刺眼亮光闪得让他忘了眨眼。

戏谑挑眉,刘小别既好气又好笑的用食指轻戳那微启欲言的唇瓣,眼里满是被卢瀚文打败的宠溺,“以为我要揍你吗?嘴巴闭这麽紧舌头要怎麽伸进去,放松点。”

“小别你、”

这次终於着陆成功的吻攀着不成句的言语长驱直入,不客气的勾起口中那犹如主人傻愣的舌,邀请他直率向他表示在两人久未会面的时间里自己有多想念。

想念到恨不得马上吃掉。

面对难得如此热情的刘小别,卢瀚文在回神後在心底不禁笑得开心极了。

毕竟,恋人对自己的表白永远不嫌多。

稍稍弯腰,他就着轻拖自己後脑的手又向前了点,乖巧接受引导的按照刘小别意思纠缠, 让热辣香甜的柠檬味深吻更尽兴。

气氛在两人粗重的紊乱气息间逐渐煽情起来。

任着刘小别慢慢舔舐自己每一吋对卢瀚文来说感觉并不坏,但今天坏就坏在刘小别无意间由嘴角泄漏而出的闷哼,在他耳中那含混情色的黏腻说多勾人就有多勾人,害他根本没办法也不想把持。一个吐息便反守为攻,不懂规矩也不知节制的索取,吻得刘小别措手不及的轻易交出肺中那份微薄氧气,以及勉强支持他不受情欲影响的力气。让他不得不立刻推开霸道又没有道德的抢匪,在始作俑者身上疲惫又隐忍的喘息。

卢瀚文见刘小别那双已然泛起氤氲的眼眸自是情动不已,不禁既像撒娇又似褒奖的在他刚刚犯傻磕出的伤口上轻舔,把那周围的血腥全给收入腹中,随後在那发红耳畔呼气低语。

“今天小别性致真好呢。”

语毕,卢瀚文逗弄的在刘小别耳上咬出一轮浅淡齿痕後,又转回他唇边恶作剧的轻啃吸吮,硬是把他那被喻为薄情的上唇蹂躏得浮肿才肯罢休。

刘小别本想让卢瀚文不要太过分,一见他吃定自己那讨赏要奖励的微笑顿时没了脾气,被打败的叹气勾着他脖子又吻了上去。

“只限跟你在一起的时候。”

这是刘小别关上酒店房门前的最後一句话。

End.

评论(8)
热度(34)
©二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