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鳩

自說自話

【刘卢】同学,你听过刘卢吗?(4)

-退役同居
-安利段子系列

    

    「小别,晚上我想吃云吞面。」

    仰躺在地打游戏的卢瀚文用脚踢了踢刘小别点菜,虽然他并没有特别饿,也不是突然想吃云吞。

    「好。」文件後头传来一个随口应声,也不知是否真有把别人的要求听进去。

    「还要加香菜。」一听就是反射性的敷衍让卢瀚文不耐的脸色又黑上一层,撇着嘴继续追加。

    「随便。」

    「小别,我想吻你。」

    「可以。」

    被刘小别乾脆的回答愣住,只是一时兴起随口说的卢瀚文反而被恋人的出其不意将了军。

    他原本打算按照惯例被拒绝,然後自己就可以没脸没皮的缠着人软磨硬泡,一口一声早就改口不叫的小别前辈,把刘小别烦得再没时间一看文件就冷落自己。

    大好休假居然把精力全数奉献给微草,而不是出差分别数日身为恋人的自己,此等行为简直不像话。理应给予最严厉的制裁,抱在怀里进行身心灵行为限制,黏呼呼又庸庸碌碌的度过一整天。

    以为自己听错了,卢瀚文从原本打滚懒得起身的地板上弹跳而起,快速爬到刘小别面前又问一遍。

    「我说,我想吻你。」

    「我说,可以。」

    没有抬头,刘小别仍然专注於微草这期训练营的报告,这次依旧轻描淡写但绝非敷衍的回答。卢瀚文的要求他确实听到了,而且也同意了。

    原以为恋人在首肯後会像平常一样巴上来,然而刘小别好容易从文件中抬头看到的却是一张傻愣的呆脸。平常鬼点子转得比谁都快的卢瀚文难得被自己的乾脆烧得当机,让人忍不住轻笑伸手在他脸颊上捏了捏。

    触感果然比刚认识时结实多了。

    从相识到现在刘小别算一算也过了十来年,当初那个矮小又精神的後辈早被时光残忍摧残,愣是长成一个快奔三却老是跟人撒娇的懒骨头。

    真不知他现在这副德性到底是谁害的,或者说是谁宠出来的。

    如果时光倒流回到那个夏天,刘小别打死也不会相信自己未来居然会跟蓝雨的小剑客在一起。虽然对於那场战斗他并不认为有何不妥,也不讨厌卢瀚文的小小耍诈,网游混战这种事多了去了,挨个计较多费事。

    不过人生就是这麽回事吧,现实往往比小说更曲折离奇。

    就像当年口口声声说长大以後一定要娶美腿写真女星的中二少年,怎麽会想到未来会比主动招惹自己的後辈抢先他一步先爱上他。

    关於这个谁先对谁没辄,谁更喜欢对方的幼稚问题,卢瀚文从来没有放弃自己是最大受害者的主张。他总在茶馀饭後一边舒服窝在人腿上,一边坚称自己早在告白前的十七岁夏休就已经被恋人一个无意识的笑容俘虏。

    『小别你那天真的非常过分,吃饱就叫一场几十万上下的贵客替你洗碗不说,还自己趴在客厅桌上晒太阳打盹。』

    『最可恶的是睡得那麽香,害没见过世面的可爱纯情少年一下就被你那张蠢脸攻陷,差点亲了上去。』

    面对卢瀚文的抱怨刘小别什麽也没表示,尽管他心里想的是:「卢瀚文你这个撒谎的骗子,那个时候才不是差点,根本直接吻上来好吗」,他也没开口争论。

    毕竟事实就摆在那里随他怎麽说,只要卢瀚文开心就是最好的结局。

    再说,如果当时刘小别还没喜欢上卢瀚文,那他被偷袭时不吓死或直接跟卢瀚文真人PK才怪。怎麽可能乖乖装睡任他亲,甚至还纵容开窍又食髓知味的某人在这之後不要脸的歹着机会就偷吻。

    对於卢瀚文得手後那弯甜得酒窝都要酿出蜜的笑容,刘小别严重怀疑他根本懒得掩藏。不过也因此他才能在日後每每卢瀚文笑开时,不需为情不自禁亲吻他找藉口。

    刘小别和卢瀚文的性向从来不是只喜欢同性,他们不过是遇到对的人,而那个人刚好是男人罢了。

    「怎麽?懒到连接个吻也想我帮你做?」

    放下文件,或许是恋人呆滞的模样太可爱,或许是窗外蝉声太鼓噪,更或许刘小别什麽也没想,只是单纯没来由的想要拥有所爱,通常处於被动的他就这麽抓着人衣领亲了上去。

    酷暑并不适合热情深吻,冷气房里略显发乾的双唇互相廝磨着,十指不知不觉间有如具有磁力般无意识相触又紧紧相扣,这个吻就像小溪流和他们的感情一样清淡长久。

    电扇喀喀作响,流过两人身边的时光再汹涌也带不走他们对彼此的感情。

    确切时间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想计算。直到刘小别享用完毕他才心满意足的放手,难得学起卢瀚文那每次都把他折腾到又爱又恨的无赖,笑着在他脸颊上戏弄般轻轻一吻。

    「晚餐你负责买。」

    还处於僵直状态的卢瀚文相信刘小别一定不知道,分开後他眼里闪烁的耀眼特别晶亮,就跟当初让自己坠入爱河的眼神一模一样。

    End.

 

评论(3)
热度(30)
©二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