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鳩

自說自話

【刘卢刘】那個混進來的!

-众多BUG

-刘卢刘、喻黄、叶邱

-小卢年龄操作至10岁左右(会出现奇怪的称呼 也许雷?

-尝试新的写法玩玩,看不懂或看不下去请点叉

-因为后续的脑洞(不知道生不生得出来)所以CP改为刘卢刘了......


 

 

 

( 1 )

 

从一个月前就一直期待今天的到来,你说今天是什么日子?今天可是一年一度勒索无罪蛀牙有理的熊孩子糖果节啊!

 

还是不懂?这是一个对12岁以下儿童来说极其神圣的节日,让我娓娓道来。

 

在这天老爸不会在晚餐后就啰哩巴唆的禁止你吃糖,用连珠炮的方式列举细数蛀牙时小虫在嘴巴里钻来钻去的痛苦,差个嘴,对此我抱有强烈的怀疑这是他的亲生经历。

 

爸爸也不会规定门禁时间,一整个晚上在十点前可以和小伙伴们发疯似的满村乱跑,向上道的人家收取保护费,对拒绝我们可爱请求的人家进行严厉的制裁。

 

对于智力低下的人类来说似乎还是太难懂,好吧,换个说法好像是万圣节来着?

 

说实在,没有几个小孩会去搞懂什么节日的由来或含意,大家在乎的只有:糖果、糖果、糖果、薄荷糖、薄荷糖、隔壁村的小别哥哥。

 

啊,最后一个仅限于我,别说去,我可以分一颗我最爱的南瓜味麦芽糖给你,把你会到处八卦的嘴巴粘起来。

 

所以绝对不可以跟隔壁村的小别哥哥打小报告喔!

 

 

( 2 )

 

都是爸爸害的,明明好多天前就对他千叮咛万嘱咐,提醒他帮我弄装扮时手脚要快一点,但我真的不知道他有这方面的残疾啊。

 

看爸爸笑呵呵又慢吞吞地帮我上妆,盯着墙上挂钟不断在走的指针简直要被他急死,我总算知道别村的人为什么会嘲笑爸爸手残了。

 

但是如果被我听到我还是会像以前一样,扑过去跟他们拼命,因为那是我爸爸!

 

我真的好后悔没请老爸帮我画吸血鬼妆,虽然他技术不怎么样,但速度绝对一流。

 

爸爸你知不知道每年抢到徐奶奶家的首杀会有额外奖励?

 

我可是连禅四年的首杀,这光荣的纪录不保持下去吗?

 

重点是今年徐奶奶偷偷告诉我,她今年会做薄荷糖当奖品!

 

徐奶奶的薄荷糖可好吃了,上次把我的份送给隔壁村的小别哥哥,他难得会当着我的面称赞我夸奖我,还拿我最爱吃的南瓜亲手做饼干给我吃。

 

虽然咬起来硬得像石头,又半点南瓜味儿也没有,但我坚持小别哥哥的南瓜饼是世界上最好吃的南瓜饼!

 

话题扯远了,总之当我去找徐奶奶时发现为时已晚,我专属的首杀奖品已经被一个和我撞衫的坏蛋抢走了!

 

徐奶奶还说那个男孩子的吸血鬼扮相逼真极了,像是刚从某个古堡走出来一样,连放在肩上装饰用的蝙蝠如果颜色不是花花绿绿的,都会让人误以为是活物。

 

听徐奶奶在夸赞别人时我很想哭啊,您是不是忘了面前也有一只小小吸血鬼?

 

妳看,我肩上是我自己花了一个礼拜的时间,亲手用纸糊的小蝙蝠,还是正统的棕黑色呢。

 

再看看我的披风,这是老爹一边碎碎念,一边从衣柜里掏出的旧衣服,再让爸爸帮我修改成合身的长度,穿起来就像量身订做的合身舒适。

 

一开始我说要扮吸血鬼,被老爸以吸血鬼都是卑鄙无耻下流没下限牙尖嘴利的老烟枪原因回绝,甚至禁止我这么做。

 

最后在一整天和死话痨的老爸冷战,不跟他说任何一句话,再加上爸爸合作无间的配合,才逼得他乖乖就范,态度放软,从他那获得充满(老爸)血泪的战利品。

 

徐奶奶妳不称赞我一下吗???

 

 

( 3 )

 

现在我的心情好郁闷好郁卒,如果有镜子,我的表情大概会像一整天都没人陪他说话的老爸,精气像是被抽干似的萎靡。

 

虽然现在我的袋子里装满了沉甸甸的糖果,虽然里面还有我爱吃的各式南瓜味儿的饼干零食,但这都没办法补偿我失去徐奶奶薄荷糖的痛。

 

随手抓了一把南瓜饼干塞到嘴里,郑妈妈的手艺其实不错,脆脆的,一口咬下嘴里全是新鲜香甜的南瓜味,但和小别哥哥烤给我的可就差得远了。

 

我一定要好好教训那个混蛋,居然把我的小别哥哥的薄荷糖抢走!

 

听徐奶奶说是个没见过的孩子,大家不都在自己村里玩吗?强龙不压地头蛇,到底是哪村的没长心眼入侵我们村了?

 

 

( 4 )

 

在前方大概五个筋斗的距离出现疑似混进来的小屁孩,根据我小心谨慎的跟监和观察结果,这小样似乎挺有一手的,每一户人家都会给他比平均还多两倍的糖果饼干。

 

我绝不承认,我这个已经坐拥"万圣糖果搜刮大赛"数个奖杯的菁英在糖果数量上居然会输,一定是他施了什么妖法。

 

方便起见,还是给他一个代号吧,而且这样会显得我更加专业,像书上帅气解谜的名侦探。

 

花蝙蝠,就这样决定了。

 

 

( 5 )

 

在经过半个小时的搜证和观察后,我发现案情不单纯,花蝙蝠这货的花蝙蝠是活的!!怎么会有长相如此可笑的生物!!!

 

我会发现花蝙蝠的花蝙蝠是活的是因为我目击了一切,我是掌握整件案情关键的钥匙......

 

我看到那只蝙蝠在花蝙蝠躲在草丛里清点战利品时,把牠的爪子伸到花蝙蝠的衣服里,害得花蝙蝠红着脸把那只嘴里已经叼了根烟的东西揪了出来。

 

如果那只蝙蝠是吸血鬼变的,那我多少有点相信老爸的说词了,他看起来真的很不要脸,很......猥琐?

 

战利品?我好像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啊啊啊啊啊!光顾着侦察敌情都忘记干正事,现在谁管花不花蝙蝠,我的糖果还没搜刮到最大上限!

 

小别哥哥我这就去帮你勒索更多更多的薄荷糖,所以你也要给我烤烤烧焦的南瓜饼啊。

 

 

( 6 )

 

我果然英明睿智,在得到:跟在花蝙蝠后面要糖果会得到比以往少后,就采取了忍辱负重的迂回战术。

 

绕到他的前面先搜刮一番,成效让人满意。

 

重点是宋叔叔在我离开他家前又偷偷塞了一整盒的薄荷糖给我,宋叔叔请收下我对你满满的尊敬和感谢。

 

走着走着也差不多绕回家里了,接下来要面对的就是繁重又愉快的糖果清点工作,不知道今年有少薄荷糖,多少南瓜糖?

 

前面那个身影不是花蝙蝠吗?他拿到的糖果果然比我多,可恶,还好他不是这个村子的,不然我"万圣糖果搜刮大赛"的宝座就要易主了。

 

等等,那户不是我家吗?花蝙蝠什么时候绕到我的前面?难不成他发现我的企图后决定向我报复?

 

一定是那只花花蝙蝠指使的!居然还把我家最好吃的萝卜骗走,我都还没吃够,心太脏了。

 

身为蓝雨第一名侦探的我怎么会放任宵小在我的地盘撒野?为了一口气也要将邪恶的花花蝙蝠逮捕归案,解放被控制的花蝙蝠!

 

 

( 7 )

 

目前本探已经一路尾随花蝙蝠到村外的小树林,他们在这里停下一定有什么阴谋。

 

花花蝙蝠站起来了,飞起来了,砰的一声......

 

原来真的是吸血鬼!

 

花花蝙蝠的人型怎么看起来和本体一样有气无力?那张脸还是一样嘲讽。

 

臭吸血鬼你想对花蝙蝠干嘛?对儿童进行猥亵行为是犯法的!我要去找爸爸告状!

 

花蝙蝠看起来好像也不是不愿意?被咬脖子还好像有点愉悦?

 

天哪,小孩子怎么可以发出这种......,好像晚上爸爸和老爸趁我睡觉时,在卧室里打架的声音。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我绝对没有躲在草丛里,用张开的手指遮住脸偷窥,这只是社会见习,只是办案搜证。

 

被啃脖子的花蝙蝠怎么突然变成大人了???

 

吸血鬼的手伸到花蝙蝠的裤子里,爸爸明明说乖孩子不可以去碰别人,也不可以被别人碰的内裤,吸血鬼这个坏蛋。

 

嗯?怎么什么都看不见了?是谁蒙住我的眼睛?呜呜呜,连嘴巴也说不出话了。

 

 

( 8 )

 

被爸爸抓住了。

 

因为太晚回家今天的战利品都被没收了,不过我想一定没有这么单纯,一定是刚刚的"社会见习"有什么问题。

 

因为我才刚问爸爸晚上他和老爸在房里背着我打架时,是不是也跟刚刚的吸血鬼和花蝙蝠一样,就被处罚了。

 

爸爸你可以把所有我爱吃的南瓜味糖果没收,但是一定要还我薄荷糖!

 

那是小别哥哥的!

 

我的东西就是小别哥哥的东西,小别哥哥就是我卢瀚文的。

 

爸爸你不可以跟我抢小别哥哥,你已经有老爸了。

 

只要我以后都早点回家,晚上乖乖待在房里睡觉,不要随便经过卧室附近就通通还我?

 

爸爸我最爱你了,你说什么我就做什么,一言为定。

 

我已经等不及明天,现在就想抱着一大桶薄荷糖去找小别哥哥了。

 

 

 

END.

 

======================================

昨天早上突然想写的万圣节贺文,果然赶不上。

濒临刘卢不足快饿死的状态,只好自己动手(吐血

想试试童言童语的小卢,不知道有没有把握到?

不知道花蝙蝠和花花蝙蝠这种小孩子不以为意,但是长大后再看会【】的代号会雷死多少人......(起码我写得很耻很耻


评论(10)
热度(29)
©二鳩 | Powered by LOFTER